南昌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教育资讯 >> 艺术专栏 >> 正文

晶莹的泪珠在我的思念中

晶莹的泪珠时常悬挂在我的脸颊,那眼泪的味道,是思念的味道。
  一母亲去世已5年了。
  我愧对母亲。早两年她就告诉我,她肚子里有鸽子蛋大个包。我说,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。她说检查个啥,这还不是怄气。她说怄气是指因家庭穷困父亲脾气越来越坏。她心里好象已经满足,当儿子的知道她的心,有那么一句话。我没能耐送她去医院检查,只得说要不就本地医生看吧。之后,妈妈一天天消瘦了,直到突发生肚子疼,送到县医院已经迟了,手术后一天多就去世了。
  她在弥留的两天处于昏迷状态,当她清醒时就抓住我的手,眼里就充满了生存的希望,那种希望直传入我的心房。我抑制不住心的颤抖,说不出的后悔,没抓主过去一两年的治疗机会,但是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母亲是双眼含着希望进入昏迷状态的,昏迷后一晚上去世的。
  我总希望在梦中能见到母亲,向母亲诉说自己的惭愧,我有好多话要诉说。可是我做了很多梦,却总是没见到母亲。有人说,失去了亲人可以在梦中相见,我在梦里再也见不到,很伤心,我常常想哭。如果有来生的话,我会重新作她的儿子,作个好儿子。
  二我终于梦见母亲了。我向孩提时样,听说妈要回外婆家去,就跺着脚闹着也要去,见妈妈扬起手老高老高的总也打不下来,我就更哭嚎着擀路。妈给我揩眼泪,摁鼻涕,哄我上床。她哼着哄宝宝的催眠曲,我象躺在软绵绵的暖和的糖皮里似的,晃晃悠悠入眠,还抽抽咽咽的,在梦中,母亲一如既往的爱着我。
  一次我坐车时,透过车窗看那往后流逝的山峦和田园。我看到了母亲,她正在撒种。我惊奇的大声叫停车,可是汽车的惯性超过她十几丈远。我下车向她奔去,象小时候奔向母亲的怀抱。她抬起头来,惊异的望着我,原来是个麻脸老人。我明白了自己的失态,好在提包里有包很精致的糖果,双手递去“这是你儿子托我带给你的。”显然,她没弄懂,没一句解释,她会永远不懂。母亲在我在心间,我想她是不会懂的。
  三大街人流里,我匆匆往前挤,突然看到了我的母亲。我先是怀疑自己眼睛出了毛病,揉 揉眼睛,没错,就努力往前挤去,顾不得撞了别人的肩,踩了别人的脚。糟糕的是打碎了别人的油瓶子,待赔偿清了在看,母亲不见了。那天,我全城找了三遍,最后不知在江边码头伫立了多久,待到傍晚才被妻子找回家。
  人潮人海中,到处都母亲的影子,在我的思念中。在我的泪水中。
信息编辑:南昌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更新时间:2012/04/02  字号:
上一条:那年夏天的海 下一条:未来属于我们如何教育孩子

教育资讯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王老师
电话:0791-810297
邮箱:hoyoca@sina.com